只能看着肺癌患者下半身黑掉、坏死...柯文哲:医生不是神,不

2020-05-22 887浏览 79评论 53赞

这样的病人躺在医院里,一时不会死,但恐怕也无法活命,可是他头脑意识清楚,能帮他把叶克膜关机吗?于是医生开始天人交战、内心挣扎。这种状况不只对病人和家属来说是种痛苦,也深深折磨医护的心灵。

每次我在演讲的时候, 谈到叶克膜的治疗, 都会让大家看一张照片:一个病人躺在病床上,身体周围被各种机器环绕,叶克膜、洗肾机、监控器、点滴、呼吸器......几乎看不到病床上的人。我总是开玩笑说,这张照片如果有个名字,应该叫「现代高科技丛林」。

为什幺讲到这个?因为叶克膜虽然救回了很多人, 但它也不是万能的。

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统计,在心脏外科, 死亡的病患平均起来, 要比生前多重三点多公斤。这三公斤哪里来的?打了很多点滴,但因肾衰竭无法排尿,结果全身水肿。

我有一个病人因为肺动脉高压, 只能等待肺脏移植。他装上叶克膜后等了六七个月,一直没有轮到他换器官。到了七个月左右,身体缺氧又低血压,虽然靠着叶克膜勉强活着,但不会好转,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下半身慢慢黑掉、坏死。

想像一下他的处境,头脑意识清楚, 知道自己等不到器官了, 但因为装着叶克膜,一时半刻也死不了,只能看着下半身逐渐死去。

最后他开始出现败血症感染的症状, 我决定不再积极救治, 让他能得到一个解脱。

成功的案例很多,失败的经验也很惨 

有个病人同样也是在等待肺脏移植, 等到最后出现感染, 这时即使有了肺脏器官,也不会优先选择让她移植。就这样一直拖下去,病人的状况越来越差,最后我们认为,还是不要替她再维持叶克膜,让她就这样好好的走吧。可是等到病人临终之际,她先生崩溃了,跪下来求医生继续帮他太太急救。

我劝他说:「不要再急救了,让她走吧。就算把她救回来,没有肺脏移植,她也活不了啊。让她走吧!」但病人的丈夫很激动,乾脆自己跳到病床上去帮他太太CPR。最后我们不得不找人把他从病床上架下来送出去。

在叶克膜治疗上,虽然我们有过小薇CPR四小时救活、邵晓铃CPR三小时救活、无心人十六天没有心脏,靠着叶克膜等到心脏移植、星星王子也救了回来......成功的案例很多,但是没有说出来的失败经验也很多很惨。

作为医生, 我每天在生死之间挣扎。我知道我的病人有的会死、有的会活,但无论如何,我每天都要去医院,继续坚持下去。

会好的病人, 好转以后就转出了加护病房, 我以后不会再看到他们。但是病人死的时候,我就得出去跟家属解释原因,而在治疗过程中,更经常要面对家属质疑的表情。

当然,成功的时候,有成功的喜悦,但碰上那些死得很惨的病人,医生作为败战投手,不能躲起来当作没这回事,一定要出来面对病人和家属,也要面对指责。

医生的天人交战与内心挣扎 

曾经有病患的家属质问我:「为什幺邵晓铃能救回来,而我们的亲人却救不回来?」唉,这种问题要我怎幺回答。我只能说:「医生是人不是神,不是每一个病人我都能救得回来。」

当医生, 最痛苦的不是面对病人死亡, 而是面对病人半死不活的状态。

就像那位等待肺脏移植等到下半身都黑掉的病人, 换作任何人都可以理解,即使现在医院里有健康的器捐肺脏,也不会给他做移植,因为先给他做肺脏移植,再把他双脚给截肢,这不是很不合理吗?尤其到了最后,病人併发感染,就更没有移植的机会了。

器官很宝贵,当然会优先选择成功机率高的病人做移植。但这样的病人躺在医院里,一时不会死,终究也无法活命,可是他头脑意识清楚,你能帮他把叶克膜关机吗?于是医生开始天人交战、内心挣扎。这种状况不只对病人和家属来说是种痛苦,往往也深深折磨医护人员的心灵。

所以我常常讲一句话: 最困难的不是面对挫折打击, 最困难的是,面对各种挫折打击,没有失去对人世的热情。

掌握乐活资讯,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~

(本文摘自《生死之间︰柯文哲从医疗现场到政治战场的修练​》,商周出版,柯文哲着)

病人叶克医生面对家属挣扎肺脏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