勇敢面对生命的暗角

2020-06-19 280浏览 30评论 83赞

勇敢面对生命的暗角

面对生命暗角

我愿意接受自己的哀伤,打开心胸诚实面对过去生命中的悲痛,我就有能力,面对生命的大风大浪。

年节结束,爸爸、妈妈和弟弟结束哈佛的旅程飞回台湾后,我生病了。从波士顿机场回到学校宿舍的隔天,我开始发烧、腹泻、呕吐,严重到取消两场音乐会。

更惨的是,那学期的「高级总体经济学」难上加难,每次小考我总是最后一个交卷,低分通过。在课业的压力下,我的健康好得特别慢,两个礼拜后才慢慢好转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身体才刚刚好,準备演出,台湾的消息突然传来:外公罹患癌症病逝了。

最后见到外公,是前一个炎热的台北夏天,我们大伙儿围成一圈,在他狭小老旧的宿舍客厅用餐。我们姊弟长大后,他和我们一年最多聚一回,那次他谈话特别起劲,问东问西。而我只是跟着妈妈胡乱回答,心中想趁热抢吃鼎泰丰小笼包。入口即化的美味,是美国东岸哪儿也寻不着的。当下怎幺也想不到,外公会离开我们。

外公的死,是我第一次面临亲人死亡。又或许该说,是我第一次面临真实的死亡。

十五岁离家时,家人和我因距离而分别。天真无知的我用宝贵的天伦之乐与未来交易,换来数不完的亮丽成绩单、无涯的知识领域、你争我夺的工作高薪、完美的自我体现与奋斗。

此后,我打直了腰桿拚命向前冲。我要持续飞翔,将所谓的成就一袋一袋的满载而归,圆满世人所讚赏的美国梦,我要让台湾的家人骄傲。只是,我从来没有想过生离之后还有死别,有一天,台湾的家人会离我而去。

面临真实的死亡

即使电话上那一头,已经证实了外公撒手人寰的事实,千里之外的我依旧恍恍惚惚,不懂该如何说服自己。台湾是旧世界,美国是新世界,旧世界里停留的人怎幺可以在新世界抛弃我?让我眼睁睁看着外公消失,似乎太不近人情。

外公是一个超俗洒脱的长者,坚持不办告别式,第二天就火葬,我来不及也没得回去奔丧,人刚飞到佛罗里达演出。只朦胧记得旅行完回哈佛又大病一场,在医院住了好些天,点滴就像为源头枯竭没有活水的大地,涓涓注入赖以维繫的一线生机。

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病得那幺重应该是心病。因为外公的死,因为新旧世界的撞击,让展翅高飞的梦想翅膀还有绮丽不灭的家园,剎那间炸得支离破碎。

第一次心理治疗

大病初癒后,我每天依旧心力交瘁,浑浑噩噩,两个月瘦了五公斤,书也念不下,琴也拉不好。看着各项表现每下愈况,考虑一阵子,我走到温特洛普学院教务主任的办公室,告诉他我快读不下去了,经济课程好难,我希望这学期可以休学,明年再回来重修学分。

教务主任看了看我之前的成绩,直截了当的说:「你现在休学会很麻烦,而且这些修过的课都不能算。其实你一直成绩都很好,要不要先试着寻求帮助,看看问题到底在哪里?也可以考虑接受心理治疗,度过难关?不要一下子就想休学。」他给我学校辅导服务的电话,告诉我再撑一个礼拜,试看看。

哈佛大学有超过三十位心理治疗师,每週七天,每天二十四小时,都有人在线上随时準备帮助学生。学校知道念哈佛的压力是多幺庞大,因此当学生需要辅导和支援时,总有一双温暖的手等着将你接住。

我之前就知道有些哈佛同学有固定的心理治疗师,但是我总保守的认为,没有办法自己处理情绪的人才会低落到必须去接受心理治疗。对于心理治疗,我总无知的认为这是一件失败羞愧的事。

我的老旧想法是一个错误的偏见,事实上,如果可以找到一位适合你、合格的心理治疗师,绝对值得尝试,因为心理治疗也许可以改变你的人生,让你更有勇气,面对生命中可能发生的磨难。

如果我早一点接受心理治疗,或许就不用去找教务主任,我可以慢慢的分析自己,成熟面对亲人的死亡,一步一步解决问题。在哈佛的心理治疗室,我第一次允许自己承认自己的脆弱:跟治疗师谈论外公逝世的阴影,离家失眠的恐惧,在哈佛高竞争压力下觉得自己不如人、不值得的不安全感,以及忙碌生活中的麻木孤寂感。每週我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,让心理治疗师如同一面镜子照亮我的暗角,让我重新理解,前头不管有多少艰难,人生还是值得,好好活下去。

有的时候,我们也谈论死亡,谈肉体和精神的释放,毕竟它是每个人最终必须看清的事实。我们踏着同样的大步,沿着同样的时间线,由生而死,一天一天前进。家人,则是彼此的送行者。家,不是具体的实物,也不是幻灭的影像。家人共处的时光,是我们在生命时间线上交错的步伐,死亡则是我们最终要面对的归属。

慢慢的,我接受外公离我远去,到了另一个世界的事实。我也知道接下来可能会有更艰难的挑战,但如同心理治疗师所说,当我愿意接受自己的哀伤,打开心胸诚实面对过去生命中的悲痛,我就有能力面对生命的大风大浪。除了为梦想单飞的纯真外,我现在有更成熟的勇气,去面对成长、改变以及生死的剧痛。我知道,就算伤痕累累,我还是可以好好的、勇敢的活下去。

期末结束,我没有休学,也没有逃避期末考。哈佛最黑暗的一年,我无上骄傲的存活下来。

摘自《哈佛教我的18堂人生必修课》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Photo:Thangaraj Kumaravel, CC Licensed.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